杨玉强保险网

太平人寿
保险岛钻石顾问

扫一扫二维码
查看微站

首页>保险资讯>农民工辛酸维权路苦不堪言!十几年工龄难换养老金

农民工辛酸维权路苦不堪言!十几年工龄难换养老金

2019-07-14 17:59:15 分类:养老险    

  编导 王海涛 白羽

  今天我们来关注养老金的话题。《中国人民共和国劳动法》规定,用人单位和劳动者必须依法参加社会保险,缴纳社会保险费。《社会保险法》也规定,参加基本养老保险,由用人单位和职工共同缴纳基本养老保险费。但是,这两项保障劳动者基本权益的法律,在实际的运行中,却常常让一些劳动者,尤其是农民工群体,遭遇一些现实的难题。作为改革开放的窗口,深圳市在建设之初吸引了大量的农民工来到这里参与建设,如今随着第一代农民工陆续达到退休的年龄,这里的农民工养老问题也凸显了出来。请看记者来自深圳的调查。

  十几年工龄难换养老金,众多工人将工厂告上法庭,症结何在?

  这是2014年深圳市一家制衣厂工厂的工友起诉深圳市社保局,追缴养老金时拍摄的照片,唯一露出面容的这位大姐名字叫做肖叶青。2015年十月,当《经济半小时》记者见到肖叶青时,二审的判决结果已经下来,法院判决肖叶青败诉。

  2014年深圳市一家制衣厂的工友起诉深圳市社保局追缴养老金

  深圳市农民工肖叶青:这个是中级人民法院的,这个是行政诉讼判决书就在这里。

  作为普普通通的打工者,肖叶青和工友们为什么要起诉深圳市社保局呢?而且在一审败诉后,还要继续上诉?

  记者:你当时怎么跟社保局说的?

  肖叶青:我就说要补缴,补缴那个养老保险,但是它不受理。

  记者:不受理的原因是什么?

  肖叶青:两年期限,我们已经超过两年了,不可以补缴以前的,只能补缴那个后面的两年,以前的不受理,后来我们告法庭,法庭还不是判给我们,判给我们还是输掉了。

  肖叶青说,自己来深圳市打工已经整整20年,但是工厂只给自己缴纳了不到八年的养老金,还差7年多,才够资格领养老金。肖叶青想自己补缴,可是深圳市社保局却拒绝受理,因为已经过了追缴养老金的两年期限。而拿不到养老金,她唯一的出路就是回农村老家。

  肖叶青来深圳市打工已整20年,工厂只给自己缴纳了不到八年的养老金

  肖叶青:我在深圳20多年了,我不留在这里,我回老家吗?我回老家现在像样的东西都没有。

  1994年,肖叶青离开湖南老家,来到深圳市打工。当时正是纺织行业发展得如火如荼的时期,肖叶青先后在几家制衣厂打工赚钱。

  记者:每天可能要工作多长时间?

  肖叶青:十多个小时吧。

  记者:十多个小时,一周有休息日吗?

  肖叶青:没有休息日,除非厂里放假。

  记者:厂里什么时候放假呢?

  肖叶青:一个月放一天。

  随着两个孩子逐渐到了上学的年龄,家里的开支也越来越高。为了供孩子们读书,肖叶青不仅省吃俭用,还挤出晚上的休息时间从外面找零活赚钱。

  肖叶青:我当时工资那个时候7块钱8块钱一天,一个月才200多块钱,还要天天坐班。后来那个钱实在不够用,太少了,我还除了晚上做工,我还去外面的加工厂拿一点货回来自己做。

  记者:你每天在工厂做多长时间?

  肖叶青:以前差不多十二个小时

  记者:那身体吃得消吗?

  肖叶青:没办法,反正是农民,你不吃苦都不行。

  肖叶青不仅省吃俭用,还挤出晚上的休息时间从外面找零活赚钱。

  1998年,深圳市出台了《深圳经济特区企业员工社会养老保险条例》,要求企业为员工购买养老保险,并从1999年1月1日起施行。当时的肖叶青和大多数工友一样,对于养老保险这个名词极为陌生。直到有政府部门来检查厂里缴纳社保的情况,肖叶青才第一次听说这个名词。

  肖叶青:那时厂里经常放我们的假,我就问一些同志,我说干吗我们放假,你上班,他说你没买社保。我说没买社保那可以买吗?他说你没做够五年都不可以买。

  之后每次有人来厂里检查,肖叶青和其他没有缴纳养老保险的工人都不得不放假,躲避检查。这对于一心想要多赚钱供养家人的肖叶青来说无疑是一个不小的麻烦。为了能够正常上班,她多次找领导,希望能够缴纳养老保险。

  肖叶青:后来自己就去找厂长了,我说我可以不可以买社保,那个时候06年了,他说你买就可以买,那个时候我就自己买了,买了我买社保可以上班,不用放假,因为我很需要钱。

  2006年9月,工厂给肖叶青第一次缴纳了养老保险。这也是她来到深圳市打工十多年后第一次参加社保。后来肖叶青渐渐知道,这份养老保险不仅意味着可以正常上班,将来等到自己老了还能够领一笔退休金。然而2014年,她的美梦被击碎了。这一年的4月份,肖叶青满50岁,达到了法定的退休年龄。

  肖叶青:厂长就通知我,他说你就不可以买社保了,我说干吗不可以,他说你已经50岁了,只能买到50,那个时候我才买了7年多一点,8年都不够。但是(法律条例)里面有一条要买够10年才可以延缴延退。

  原来,按照深圳市的养老法律条例,员工必须交够10年的养老保险才可以自己续缴剩下的保险金,以换取养老金。按照这样的规定,肖叶青连自己补缴的机会都没有。也就意味着将来她无法领取养老金。

  按照深圳市的养老法律条例,员工必须交够10年的养老保险才可以自己续交剩下的保险金,以换取养老金。

  肖叶青:我们要求老板给我们补缴,他说是可以补缴,补缴的话,要求老板补缴,当然不能跟他们要钱,但是后来厂长告诉我,他去了两次都没有补到,只要能补一点,我就可以延缴延退,但是社保不给补,补不到。

  工厂同意补缴,但是社保局却按照法律规定不允许补缴。2014年7月,肖叶青联合其他几名工友,一同将深圳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告上了法庭,希望能够追缴工厂从2002年到2006年期间的养老保险。如果追缴成功,肖叶青的缴费年限就超过了10年,根据深圳市的政策,她可以选择个人继续缴满15年,从而领到一份养老金。

  肖叶青:这份养老金当然对我很重要了,可以减轻小孩子的负担。

  2014年十一月,一审判决结果,肖叶青败诉。祸不单行,就在这一年的十月份,工厂也突然倒闭。追缴的可能性更是微乎其微,但是肖叶青依然提请了上诉。2015年7月27日,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驳回肖叶青的上诉,维持原判。

  肖叶青:现在厂也不存在了,企业不存在了,我说社保局还在,政府还在,我还在,我就说我自己愿意承担老板的那一份,我全额补缴,能够补缴养老保险退休,但是最后还是没有给我。

  和肖叶青一同打官司的工友一共有8名,他们同在一家工厂打工。曾冬连便是其中的一员。1995年,曾冬连从湖南来到深圳市打工,两年后进入了国邦制衣厂。2013年达到50岁的退休年龄时,她已经在工厂连续工作了16年。如果工厂一直按时缴纳养老保险,此时的曾冬连已经可以安心地过上退休的生活。然而现实却是,直到2006年,工厂才同意给普通员工购买养老保险。

  曾冬连50岁的退休年龄时,她已经在工厂连续工作了16年。

  深圳市农民工曾冬连:早就听说过,但是不给你买,那个时候厂里很骗生,说管理员买,普通员工不买。

  作为厂里的老员工,曾冬连也想过找厂长理论。但是就业的压力却让她最终选择了沉默。

  记者:为什么不找?

  曾冬连:不准你买找也没有用的,还要炒掉你的,那时候也怕炒人。

  2006年,工厂终于同意给一线工人缴纳养老保险,曾冬连立刻选择缴纳。当时她还不知道社保和养老有什么关联,而是单纯地把这笔钱当作一份储蓄。

  曾冬连:一份钱可以拿两份的,你买一份老板那一份也可以拿得到的。我是想拿老板那一份的。没有想到退休。

  2013年,曾冬连到了50岁的退休年龄。老板突然告诉她不能再缴纳养老保险了。这时她才知道,缴纳养老保险年限不足15年,不能领取退休金。2014年工厂倒闭后,为了维持生活,曾冬连成为了一名环卫工。她告诉《经济半小时》记者,和那些选择回农村老家的工友相比,自己还算是幸运的。因为到了这个年纪,可供选择的工作已经十分有限。

  2014年工厂倒闭后,为了维持生活,曾冬连成为了一名环卫工。

  曾冬连:我也知道我眼睛也看不到了,反正人老了手脚也没有麻利了,一般我们没有什么技术的也是很难找工作的。

  每天8小时的工作量和过去相比,虽然轻松了不少,但是曾冬连却始终担心着自己的将来。为了能给两个儿子娶上媳妇,前两年她和弟弟共同借款在老家盖了新房子,眼下还欠着数万元的债务。如今儿子的婚事还没有着落,自己和老伴也不知道能够在深圳市再坚持多长的时间。

  曾冬连:就是想要退休金,你还有老的结果,现在这么大岁数了,还能打多少年工呢。

  记者:有退休金,你是希望在深圳养老还是说回老家养老?

  曾冬连:如果有退休了就在这里,没有退休你不回老家吃什么?

  就在曾东莲和工友们状告深圳市社保局败诉的同时,另一位工友也已经将自己的工厂告上了法庭。

  他叫肖生解,今年62岁,1991年从湖南来到深圳打工,1996年进入到现在工作的这个工厂,成为了一名电焊工。和大部分工友一样,直到2008年《劳动合同法》出台,肖生解才第一次听说养老保险。

  肖生解将自己的工厂告上了法庭

  肖生解:不知道农民工退休的时候有钱,2008年还不知道。

  但是肖生解所在的工厂规定,超过45岁的男职工不能购买养老保险,当时已经55岁的他被排除在名单之外,直到2012年底工厂才开始为他购买养老保险。2013年4月,肖生解已经到了60岁的退休年龄。由于此前只购买了5个月的养老保险,无法领到退休金,他只好选择继续在工厂打工。但是由于多年从事电焊工作,肖生解发现,自己的身体已经出现了问题。

  肖生解:2013年咳出血的时候检查,检查说肺部有问题。

  病情的发展让肖生解无法再向过去那样从事重体力的工作,儿子虽然能够打工赚钱,但是还有两个小孩需要抚养。为了不给孩子增添负担,肖生解迫切地希望能够解决自己的养老金问题。

  病情的发展让肖生解无法再向过去那样从事重体力的工作

  肖生解:我工龄这么长,我是1996年来这个厂的,到现在也差不多够15年了,为什么原来没给我买?

  为了拿到16年来在厂里工作应缴未缴的养老保险,肖生解将工厂告上了法院。2015年他拿到了判决结果,法院驳回了肖生解的全部诉讼请求。两场官司花费了肖生解一万元的积蓄。

  肖生解:想起诉的,但是我没有钱,官司没有打赢之后,那么你这个钱又得自己出,上一次我出了1万块钱没有打赢。

  2014年第二次咳血后,肖生解来到深圳市职业病防治院进行了体检,检查结果为疑似职业性尘肺,并告知肖生解及时脱离粉尘作业岗位,等待进一步诊断。眼下,肖生解一面在等待着职业病的诊断结果,一面在等待着可能永远也等不到的养老金。

  肖生解:只要有补缴希望,还是要补缴,补缴还是合算的,还是希望可以领退休金。

  记者:那你在深圳等什么?

  肖生解:我现在等国家这个补缴细则出来怎么处理,怎么搞。

  肖生解来到深圳市职业病防治院进行了体检,检查结果为疑似职业性尘肺。

  从改革开放到现在,有为数不少的第一代农民工,已经在他们生活的城市里,工作了二十多年。眼下快要退休了,他们才突然发现,自己的养老金还没有着落。在深圳,一些大龄农民工就在集体和工厂谈判,开始了曲折的追缴养老金的历程。

  大龄农民工养老金的曲折追缴路:养老保险补缴细则未出台,罢工后两年养老金依旧无着落。

  2013年8月,深圳市宝德玩具厂数百名大龄外来务工者罢工一天,要求厂方补缴养老保险。经过谈判,厂方表示愿意按照法律规定补缴养老金。但是如今两年多的时间过去了,这些工人却迟迟没有见到补缴的养老保险单。

  记者:给你们补上了吗?

  深圳市农民工廖金生:没有。

  记者:为什么?

  廖金生:我不知道为什么,反正他们就是就是拖。不愿意承担那个法律责任。

  30年前,廖金生从广东茂名市来到深圳市,开始了打工的生活。1989年他进入了宝德玩具厂,一干就是二十多年,是厂里最早的一批员工。2008年《劳动合同法》出台,深圳市掀起了一股给农民工缴纳养老保险的高潮。这一年,在宝德玩具厂工作了近二十年的廖金生也终于可以购买养老保险。但是对于这些已经在厂里工作了十几年的老员工来说,要想拿到养老金,至少还要再打10年的工。

  30年前,廖金生从广东茂名市来到深圳市,开始了打工的生活。

  廖金生:工厂到时候倒闭了,像我们这样年纪的人,到外边讲老实不要说养老问题,找工作成问题了是吧?

  廖金生的担忧代表了厂里大龄农民工的普遍心情。叶慰生今年49岁,在厂里已经工作了十几年。1991年由于工伤,叶慰生失去了右手。2008年,叶慰生、廖金生和大部分工友一样终于成功购买了养老保险。因为是男工,可以工作到55岁,甚至更长,所以应该可以拿到养老金。但是随着经济环境的变化,工厂的效益不再像过去那样稳定。叶慰生也开始担心,自己的养老保险究竟能不能缴满15年。

  叶慰生:这个工厂也很难说,我都说了两年之后生意不好了,维持不下去了就倒闭了,今年不知道明年嘛。

  49岁的叶慰生在厂里已经工作了十几年。1991年由于工伤,失去了右手。

  为了维护自己的利益,厂里的工人集体罢工,并派代表与厂方谈判,最终厂方同意按照相关的法规进行补缴。工友们以为这下养老金应该有着落了,可是事情并非所愿。因为深圳市社保局认为,根据2013年1月1日起施行的《深圳经济特区社会养老保险条例》第四十条,“投诉、举报超过两年的,市社保机构不予受理。”只同意工厂补缴近两年的养老保险。但是同一部条例的第五十一条又规定:本条例施行前,用人单位及其职工未按照规定缴纳养老保险费,超过法定强制追缴时效的,可以申请补缴养老保险费,两个条款虽然有些自相矛盾,但是毕竟让让工人们又看到了希望。为此当初参与同厂方谈判的农民工代表周受芳已经多次去找社保局询问,但是从2013年到现在,补缴的具体办法却迟迟不见踪影。

  周受芳:去找他们,就是去问他们细节出来了没有,是不是能够补缴就这样。那么回复就是现在没有那个政策出来,没有办法补缴就这样。

  虽然工厂同意补缴,却因为没有补缴细则,从罢工到现在,两年的时间过去了,工人们的养老保险依然没有着落。

  从罢工到现在,两年的时间过去了,工人们的养老保险依然没有着落。

  深圳社保条款的一些变化调整,让肖叶青们看到了希望。然而细则的迟迟不出,又让他们倍感焦虑。在这个过程中,他们一直没有放弃,一直在打听各种可能的办法。虽然维权路走得不顺,但肖叶青也终于了解到,已经有人在类似的案例中,找到了公平。这给了她继续走下去的力量。继续来看记者的报道。

  广东番禺农民工养老保险成功补缴,农民工看到希望继续维权。

  尽管官司失败了,但是肖叶青依然没有放弃希望。2014年原工厂倒闭后,她又来到深圳市另外一家制衣厂打工,同时准备再一次争取补缴养老保险。

  肖叶青:我一边上班一边争取吧。虽然二审下来,它已经属于终结了吧,但是我也不知道还有没有其它的渠道,其它的希望能够去争取一下。

  第一次打官司时,肖叶青的诉求是希望能够追缴工厂应当缴纳的养老保险。这一次肖叶青准备直接向社保局申请个人补缴。为此她在深圳市萤火虫工友服务中心的帮助下,重新准备了自己的材料,来到深圳市石岩社保站提交申请。

  社保站工作人员:暂时是补不了了,你等一等吧,等到能补再补吧。

  肖叶青:要等到什么时候啊?

  社保站工作人员:这个不知道。

  社保站拒绝了肖叶青补缴的申请。这个结果她其实并不意外。不过,肖叶青相信法律应该是公正的。她离开社保站,去找一位公益律师,准备咨询如何通过法律途径维权。

  肖叶青离开社保站,找一位公益律师咨询如何通过法律途径维权。

  律师:这份证据就能够证明你是2002年11月入职的,这份证据非常关键,你申请补缴的时候,这是非常关键的证据。

  在咨询的过程中,律师也给肖叶青详细分析了之前的判决。

  律师:深圳市还没有出具体的补缴细节,这是一个关键问题,到底怎么样来补缴,特别像肖大姐这种情况,单位已经不存在了的情况下,个人能不能以个人名义直接申请补缴,个人来承担单位的部分和个人部分,这在细则出来之前都是个问题。

  除了公益组织和律师的热心帮助,来自广东省其它地区的成功补缴案例也给了肖叶青一线希望。

  她叫江家淑,今年52岁。1997年她从四川老家来到番禺市打工,直到2005年工厂才开始给她缴纳养老保险。

  江家淑:当时有个政策是百分之几买,所以工厂有一点职位的,职位高一点的才买,职位低一点的像我们做班组长的都不给你买的。那个时候,我升为那个质检部主任之后才通知我买的。

  从2005年到2013年退休,江家淑一共缴纳了8年的保险。如果工厂能够把之前的7年养老保险一起补缴,算下来自己正好达到了15年的法定缴费年限。但是工厂并不同意补缴。江家淑不得不来到劳动监察部门投诉。

  江家淑:他说你当时怎么不叫工厂给你买,现在过时了,不行了,补不了。我几次去最后那次我说,他又这样说,我说那我都可以的话,还用你们在这里做什么?我说你们是做什么的?你们不是帮我们维权的吗?你们不是监督部门吗?难道还要我们去,我们都可以的话就不用你们在这里了。

  尽管维权之路很艰难,但是为了能够拿到属于自己的养老金,江家淑没有放弃希望。几个月的时间里,她多次往返在工厂和政府部门之间,最终决定起诉工厂。一时间,这个消息在厂里传开了。

  江家淑:工厂里的人都在嘲笑我,说我天方夜谭、痴人说梦、还想拿退休金,一个农民工,你算老几,你还拿退休金。

  尽管周围的工友在嘲笑她,但是江家淑一直在认真准备起诉材料。2013年10月,在政府部门的协调下,工厂终于同意了补缴方案,双方各出一半的补缴金。

  江家淑:从1998年开始补。

  记者:一直到2005年。

  江家淑:到2005年。

  记者:那最后补了多少钱?

  江家淑:补了,我自己都补了一万三千多。

  2013年11月,江家淑终于拿到了期盼已久的退休证。这是她第一次看到退休证是什么模样,也是她所在的工厂办理下来的第一张农民工的退休证。2013年12月份,她拿到了自己的第一份养老金。

  2013年11月,江家淑终于拿到了期盼已久的退休证。是她所在的工厂办理下来的第一张农民工的退休证。

  江家淑:当然是很高兴的,那么辛苦,费那么大的劲跑来的。

  记者:当时第一份退休金一个月多少钱?

  江家淑:1185元。

  记者:比你想象的呢?

  江家淑:比我想象的,我们家乡的才几百块钱,还是可以,我觉得还是可以。

  苏媛是深圳市萤火虫工友服务中心的工作人员,多年来一直致力于帮助农民工维护自己的合法权利。

  圳市萤火虫工友服务中心的工作人员苏媛:我们接到的个案,每年都有50起以上。

  苏媛告诉《经济半小时》记者,目前深圳市的务工人员补缴拖欠的养老金存在两个难题。一是深圳市社保局尚未出台具体的补缴细则,二是大部分工厂不愿意承担这笔历史欠账。很多工友也因此放弃了追缴自己应得的养老金。

  苏媛:大部分工友都算了,觉得太困难,太辛苦,而且没有希望,看不到希望,所以很多都放弃,但是还是有一些工友,包括我们现在在帮忙的十来个工友,他们都觉得,我觉得他们可能不止从个人的事情角度考虑,是觉得这个事情解决好了是所有人的问题,让所有人可以受益的,所以他们也是比较坚持在打这个官司的。

  虽然有再次败诉的可能,但是肖叶青依然不想放弃希望。作为原工厂第一个起诉社保局的员工,她知道自己的案例对于其他有着类似经历的工友来说意味着什么。

  虽然有再次败诉的可能,但是肖叶青依然不想放弃希望。

  记者:在打这个官司之前你有没有问过律师,就是之前有没有谁打赢过类似的官司?

  肖叶青:我没有问过,但是不管输赢,都有人要人去闯一下吧,要去试一下,最起码,无论是输是赢,我都为自己争取过,以后都不会后悔。

  根据国家统计局发布的《2014年全国农民工监测调查报告》,2014年进城务工人员养老保险缴纳比例仅为16.7%。这其中既有因为现实的考量放弃参保的农民工,也有像肖叶青这样合法权利受到侵害的农民工。深圳大学法学院教授翟玉娟认为,深圳市社保局应该正视养老保险的历史欠账问题,尽快出台补缴细则。

  深圳大学法学院教授翟玉娟:现在深圳市只限于对两年之内的可以进行补缴,但是对于连续或者持续的违法行为,这是应该不受两年的时间的限制,因为《劳动调解争议仲裁法》也明确规定,对于持续或者连续这种工资报酬,是不受时限的限制的,我觉得对社会保险的这种理解,也应该是不受时限限制的。

  【半小时观察】:在对这些劳动者的采访中,我们的记者能够强烈感受到,他们对养老的焦虑,和对参加养老保险的企盼。从他们维权、上诉的历程中,我们可以清楚地看到,这些缴纳年限不足、就业状态与社保状态不一致的劳动者,如何得到应有的养老保障,法律上并没有细则规定。根据国家统计局发布的《2014年全国农民工监测调查报告》,2014年全国农民工总量为27395万人,其中50岁以上的农民工占17.1%。虽然由于历史原因,这些劳动者就业相对动态,参加社保相对较晚,无法满足领取养老金的一些规定,但这并不能否定他们曾经付出的劳动,也不应成为他们不能领取养老保障的理由。关心他们的养老,妥善解决他们的难题,是我们的职能部门应尽的责任。作为外来务工者最多、历史问题相对集中的地方,我们希望深圳市相关部门能尽早对社保补缴政策及细则进行明确,给这些劳动者一个公平和充满希望的未来。 :

相关资讯